电圆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圆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百名红通人员已有17人归案有3人在中国境内被抓《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01:28:37 阅读: 来源:电圆锯厂家

赵汝恒是“天网”行动以来成功到案的第17名公开曝光“百名红通人员”。

法制晚报记者统计发现,在成功归案的外逃“红通人员”中,他们被缉捕归案的地点有肯尼亚、新加坡、柬埔寨、美国、马来西亚、加纳、韩国等地。

此外,还有三位是我国境内抓获,他们分别是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沙河支行保卫科工作人员朱振宇;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营业部原总经理戴学民;广州市新塘镇大敦村党支部原书记吴权深。

戴学民 变换身份潜回境内

戴学民

今年4月22日,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加大全球追缉力度。

实际上,作为百名红色通缉令中的一员,戴学民在“红通”发布之前就已经被上海警方盯上了,上海边检总站根据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红色通报信息资料,深入排查外逃国家工作人员和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身份信息,发现一名外逃人员涉嫌变换身份潜回境内。

获悉这一情况后,上海市公安局迅速协调经侦总队对线索进行核查,初步确认英籍男子“DAI GEOFFREY”即外逃人员戴学民。

戴学民以前是财政部唯一直属投资公司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营业部的总经理,涉嫌贪污1100万元,被江苏省南京市检察院立案,于2001年8月潜逃出境,潜逃14年。

警方在掌握这一关键性情况后,上海方面第一时间上报公安部行动办,并在经侦总队成立抓捕行动指挥部,迅速研究制定抓捕方案。

同时,组织协调现场警力和边防等相关部门,积极开展抓捕工作。一方面,组织现场警力通过实地摸排,获取了戴学民常住地户主及居住人员的登记姓名、护照号码等信息,并展开蹲守;另一方面,对现场反馈的居住人信息进行充分了解,最终发现戴学民居住于安徽省的某个地方。

收网时机已经成熟,上海警方迅速组织精干警力赶赴安徽。在当地警方大力配合下,于2015年4月25日11时许在一个公寓楼内将戴学民抓获。上海警方已经将戴学民移交江苏警方。

从他被“红通”公布到被抓,仅仅3天,这也使得他成为了公布百名外逃人员后的首个落网人员。

朱振宇 被成功“劝降”

在上海父母家中被带走

朱振宇

1968年出生的朱振宇原系中国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沙河支行保卫科经警。2002年6月至9月,朱振宇伙同他人利用办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之机,假冒客户资料重复办理购房按揭,与他人共同贪污公款140余万元。

2002年9月30日,朱振宇从成都逃往美国,从此开始了他长达13年的潜逃路。

2003年4月25日,成都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朱振宇立案侦查;2015年4月22日,中纪委监察部公布100名“红色通缉令”名单,朱振宇通缉令排在第24号,代码为A-1031/9-2003。

经过侦查发现,朱振宇父母退休后在上海生活。通过案情分析、走访调研等多方面的外围工作,侦查人员进一步发现,朱振宇可能通过有关途径在与其父母及家人联系,而朱振宇逃往美国后曾于2004年5月21日从广州白云机场入境,此后再无出境记录。

为此,专案组于今年6月派出数名侦查人员赴上海、浙江、深圳等地长期驻点侦查。

在上海、浙江、深圳等地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协助配合下,专案人员数月来深入走访当地派出所、社区、学校、银行、医院等,确定了朱振宇家人在上海的生活轨迹,了解到朱振宇的母亲患病,小孩正在就学。专案组分析,朱振宇潜逃13年没有归宿,其内心也面临承担法律责任和家庭责任的煎熬,而此时如果由朱振宇的父母配合检察机关做朱振宇的劝说工作,则劝返归案的成功率较高。于是,专案组制定了对朱振宇“劝返为主、追逃为辅”的追逃策略,并逐项明确任务分工、责任人员等。

从2015年9月1日开始,专案人员先后5次登门拜访朱振宇的老父亲,希望其劝说朱振宇早日归案承担法律责任和家庭责任,同时加大了对朱振宇的侦查工作。在发现朱振宇父亲托人带话给朱振宇让其投案这一情况后,专案人员及时登门进一步向其讲明利害关系及法律政策,更加坚定了朱振宇父母劝返朱振宇归案的决心。

10月12日上午9时,朱振宇电话告知专案人员已返回上海,愿意投案。10月12日下午,专案人员下飞机后立即前往朱振宇父母家中,见到了朱振宇,朱振宇坦言,“这些年来一直在偏僻的地方东躲西藏,生活十分困窘”,表示“愿意投案,并如实交待自己的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吴权深 澳门落网

长舒一口气:终于解脱了

吴权深

第三位是广东的吴权深,曾是广州市新塘镇大敦村原党支部书记,2012年3月,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犯罪外逃至几内亚比绍。

吴权深涉嫌利用职务便利,在大敦村工程项目建设过程中收受他人贿赂款1000多万元。吴权深从1996年起连续五届担任广州市增城新塘镇大敦村党支部书记,先后被评为增城、广州市、广东省、全国劳动模范,当选过广州市人大代表。

几内亚比绍是本次通报名单为数不多的非洲国家之一,其他外逃人员大多逃往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

2015年5月,广东省追逃办得知吴权深藏身澳门的消息后,立即组成工作组赶赴澳门开展追逃工作。

7月23日凌晨,在澳门执法部门大力协助下,成功将吴权深缉拿归案。这是“天网”行动公布百人红色通缉令后,广东首个被抓回的“红通”人员。

到案后,吴权深交代,他在外逃期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因为担心警察盘查,不敢入住高档酒店,不敢进入高档娱乐场所,更不敢与家人、亲友联系,只能整天待在偏僻的出租屋里看电视。虽守着百万“财富”,但不敢外出消费,饱受空虚寂寞的煎熬。

当得知自己被列为“红色通缉令”通缉对象后,他更是惶惶不可终日,整天担心警察上门,不停更换住处,甚至得了病也不敢到附近的医院诊治。

“猎狐”行动营造了强大的宣传声势,让吴权深从内心感到公安机关追捕在逐步逼近。他几次想投案自首,但又犹豫不决。在外逃的近四年时间里,头发变苍白了,人也变苍老了。

在移交给广东警方的一刻,吴权深反而露出笑容,长舒一口气:终于解脱了。“当时的一个信念就是,我迟早都要回去,我一定自己把事情说清楚,交代清楚,怎么来的都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吴权深感叹道:“家”还是自己的家好,“国”还是自己的国好。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