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圆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圆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和老周的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6:17 阅读: 来源:电圆锯厂家

大年夜,我没有回家,独自在上海这座大城市里“流浪。”我坐在自助餐厅的饭桌前,碰到了一个自称是阿莲的女孩,她为自己准备了很多蔬菜,她不吃鸡,不吃猪肉,只吃一点点鱼。

阿莲告诉我,她已经两年没吃过除鱼肉之外的其他肉类了,因为她要保持身材。或许同是漂泊在外的人吧,相互之间有了很多话题。阿莲的脸很白,喝了很多酒之后还是白白的。在她的眼中,人生只有两件事重要的,一是吃饭,二是做爱。我问她,穿衣服也很重要的,她说,光腚的时间比穿衣的时间还多。在阿莲看来,像我这样来到自助餐厅大吃大喝,专点荤菜吃的人一看就是农村来的,我反问她,你是城里人?她告诉我,她也是农村来的,上大学就是为了成为城里人,可是她没能融入这座城市,于是她开始陪不同的男人上床,甚至渴望着能够找个做小三的工作,可是竞争太大了。阿莲又喝下了一瓶啤酒,接着和我说关于她的事情。她说,没能做成小三是怪自己没有运筹好,接触她的人都是嫖客,现在的嫖客对小姐已经不感兴趣了,感兴趣的是那些还没出校门的女大学生们。

那一晚,我和阿莲聊到了很晚,直到午夜餐厅关门,我们才打车各自回家。

这是我第一个没有回家的春节,因为,那一年我才刚刚大学毕业,没有太多的收入,春节期间的车票又很贵,只能给父母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要在这里加班,其实我只是为了省下一点车费。

2006年对我来说是幸运的一年,我已经过了半年试用期,并且从办公室文秘升职为总经理助理。公司里很多同事都羡慕我能被总经理提拔为助理,曾经坐在对面的小璐告诉我,多数总经理助理不要干一年都会被任命为部门经理的。小璐的话,对我来说很受用,我野心勃勃的踏上社会,就是要混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没毕业之前,我就幻想过自己成为了一名职业经理人,在城市里有自己的房子和车,把父母接到了身边……那一幕在我的梦里不止出现了一次。

周总是个温文尔雅的人,虽然年过四十,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精神和帅气,对人也和气。半年后,我们已经走的很近了,他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大哥哥或者是一个长辈,他会像爱护自己的女儿一样爱护我。他常常会给我买些衣服和鞋子,开始我不要,但是周总说,这只是朋友间的往来,我说,我没有拿的出手的东西送他,他只是笑笑说: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作为周总的助理,我要常常陪伴在他身边,他工作很忙,出去应酬的时间也很多,每次他总是叫我一块去。常常客户会强烈要求我喝酒,可是我没喝过酒,周总总是为我解围。

跟着周总的那段时间里,我接触到了很多新鲜的事物,尤其是夜总会这种地方,以前我是想也不敢想的,可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有时,周总要陪客人去潇洒,我也只能陪同。到了夜总会以后,客人们都各自拥着小姐,只有周总坐在旁边陪我聊天。有一次,我问周总为什么不叫小姐,他告诉我,他是个很专一的人,他觉得那些女人脏。

时间过得飞快,那已经是2006年的深冬,上海的冬天也是非常冷的,而且还带着一股湿湿的寒。公司董事变动,开始从新规划公司布局。所有员工都要搬出公司住宿区,那里要盖新的办公楼,限定大家必须在一星期之内搬出去。其他人纷纷找到了房子,并搬了出去,就在离期限还有两天的时候,整栋住宿楼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不是房子不好找,而是我每个月大部分工资寄给了父母,只留下一点点零花钱,周围的房子出租都要求必须一次性至少交三个月的押金,我没有足够的钱,就连和别人合租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个时候周总知道了我的难处,一拍大腿说,你怎么不早说啊,没钱可以问我借嘛。我说,不好意思开口。接着他就让我搬到他家里去住,我死活不肯,只想他能借我点钱就够了,可是周总无论如何都要求我去他那里住。

没能扭过他,当天下午下班后,他用自己的车子将我所有的东西连同我的人都拉到他家去了。

周总的房子很大,是个高层复式房,偌大的房子就他一个人住,也没有请保姆。他告诉我,他的老婆和孩子都在苏州,平时很少来这里住,就让我安心住下吧。他安排我住在二楼的一个侧卧里,而他就住在一楼的主卧。

从那以后,我们总是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就如同是一家人一样。周末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做饭吃,偶尔也出去吃。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他花钱,不是我小气,而是他不让我花钱。每个月的工资,我如同往常一样将大部分寄给父母,留下一点给自己花。

在家里,脱下西服的周总显得更加和蔼可亲。他很幽默,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看着我的眼睛。我们变得更熟了,我开始喊他老周,开始他有些反对,觉得我将他喊老了,可是我还是喊他老周,他也不反对。

在他家住的半年里,我没见过他回一次苏州,也没见过他的家人来看过他。虽然我很好奇,但是我从来没问过,因为那毕竟是人家的隐私。

一次,老周独自出去喝酒,回来的时候,已经醉得东倒西歪。我将他扶到沙发上,并为他泡了一杯浓糖水,小时候记得爸爸每次喝多了酒,妈妈都会泡上一杯糖水给爸爸喝。老周拉着我说着醉话,我想劝她喝下糖水,那样会舒服一点,可是老周就是不肯喝。他哭了,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我将他的头拦在自己的怀里,他哭的更厉害了。也许他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吧,哭出来会好些。

老周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止住眼泪。他趴在我的怀里,告诉我,他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就在这个房子里,在这个沙发上,每天下班后,他总是抱着老婆和孩子一起看电视。可是两年前的一天,一场车祸过后,他原本幸福的家没有了,只剩下这栋空空的房子和他自己。

从那以后,我开始关心起老周来,每天回到家之后,我总是替他脱下外套,也会为他做饭。渐渐的我们都习惯了这种生活,就这样,我在老周家一过就是两年。在这两年里,父母催过我多次让我自己找个对象,可是我在上海的生活里,除了老周,就没有别人。而且,我已经习惯和老周一起生活的日子,工作上我们总是齐心协力,生活中,我们就像一对恋人,我无数次想象过老周要是年轻二十岁该多好。如果他和我一样年轻,就是他不追我,我也会追他的。

2008年,我和老周相约去北京看奥运。可能我们都有着一种骄傲,那就是中国终于自己办奥运会了。一段时间以来,下班回到家后,我和老周总是商量着该去哪个馆看什么比赛。奥运会越来越近了,老周已经托朋友买好了鸟巢和水立方的票。我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部相机,想为我们去北京看奥运留下一些影像,相机买来之后,我和老周拍了一张合影。

那一天,老周说下班后他要去见一位老朋友,让我打车回家。回到家后,我为自己做了可口的晚餐。吃完饭,我就坐在沙发看电视,等老周回来。可是我一直等,直至等到11点还没见老周回来,我开始有点着急,心想老周一定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朋友了就多聊了会,可是等到凌晨还没见他回来,心想他或许不会来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感到空空的。我对自己笑了笑,我算什么啊,我只是老周的下属或者朋友,干吗那么关心他啊。于是便上楼睡觉去了。

直至第二天,我坐地铁来到公司,上班的时间早已过了,可是老周却没出现在办公室里,我的心里忽然感到一阵不安。抓起电话打他的手机,可是手机那头却传来无法接通。

整个上午,我都在不安中度过,又打了几次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下午一点噩耗传来了,老周在第一人民医院已经去世。医生告诉我,老周有一封信要交给麦青。麦青就是我,我打开信,看到的是老周那钢筋有力的方块字。

信中老周告诉我,他本身就是个孤儿,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就是他的老婆和孩子,可老天不仅没有眷顾他这个孤儿,还带走了他的老婆和女儿,让他从此又变得孤苦伶仃。就在女儿和老婆去世后的不久,医院查出他患了癌症,他本想一死了之,可是他想到老婆生前的一句话:我们不论如何都要还上房贷。老周在余下的时间里坚持努力工作,终于在2007年将房贷还完。当他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便想到了年轻时候他那美丽善良的老婆。老周在好心人的资助下读完了大学,参加工作后就认识了他的妻子--雅露。他们一见钟情,婚后,他们都各自忙事业,直到雅露36岁才怀上了可爱的周晶晶。老周之所以给孩子起名为晶晶是因为,他和雅露的婚姻一直遭到雅露父母的反对,但是最后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晶晶就是他们爱的结晶。

在信的最后,老周告诉我,他非常感谢这两年我能陪伴在他身边,有时候,老周非常担心我会离开他,因为那样他会感到更孤独。

老周死后,我一个人住在空空的房子里,感到到处都是老周的影子,便决定搬出去住。就在我搬出去住的第二天,接到了律师的电话,他告诉我老周已经将房子转到了我的名下。我翻出手机里与老周唯一的合影,痛哭了起来……

今天是老周的忌日,我们在这栋大房子里,一起做饭、谈天,并一起记录下了这段我们一起发生的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