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圆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圆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致癌村频出的根结在哪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1:06 阅读: 来源:电圆锯厂家

云南铬渣污染源头——化工厂内处理铬渣后的污水

2010年7月3日,福建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发生铜酸水渗漏事故,事故造成汀江部分水域严重污染,紫金矿业直至12日才发布公告,瞒报事故9天。造成9100立方米的污水顺着排洪涵洞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部分河段污染及大量网箱养鱼死亡。2011年1月30日紫金矿业被判罚金3000万元。然3000万元多乎哉?近日有媒体报道,连日来金价暴涨已冲淡环保事故损失,紫金矿业半年赚31亿。

绿色环保、生态文明已经越来越成为当代的“全球意识形态”,而企业不断破坏环境疯狂掘金,甚至当地政府靠“捂”“瞒”粉饰太平的案例不在少数。只是,这两方谁都没有考虑到,除了带来污染这样的环境事故,它还能为原有居民带去什么?

2011年6月5日,央视《朝闻天下》播出“哈药总厂污染物排放调查”,曝光哈药制药总厂污染严重,制造出居民出门必戴口罩的“工厂化民俗”,另有媒体报道哈药广告投入是环保投入的27倍。

6月,美国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开发的渤海蓬莱19-3油田发生溢油事故,直接导致840平方公里的海水面积水质由一类下降为劣四类,为最差海水水质标准。时隔一月,国家海洋局终于对外公布渤海溢油事故的调查结果。但此间肇事方康菲中国、合作方中海油甚至监管者仍然选择缄默。

6月20日的《三联生活周刊》载有《出走的乡村》的报道:广西贺州市黄田镇东水村的牛车地村组,紧邻着平桂钛白粉厂。在这里,村民们已经习惯了身染癌症而死亡,夫妻癌、父子癌、母女癌、兄弟癌,一家几口死亡也不稀奇;水源污染、土地污染、废气污染、废渣污染、噪声污染,逼使村民从村庄逃离。

6月24日,涉事企业遵宝钛业有限公司就贵州桐梓发生氯气超排事故放倒周边学生、居民百余名当众道歉。根据资料,平桂钛白粉厂是国有企业,出口生产基地、拥有“重合同守信用”和“消费者信得过”等企业称号。企业的这个项目总投资10亿元,建成投产后年销售收入10亿-20亿元,利税2亿-4亿元。利润丰厚,它通过税收与政府产生关联,由银行借贷评定信贷等级,因为产品需要出售而必须“消费者信得过”,这就是一个企业的社会关系的总和。至于企业位于何处,它与当地人、当地环境的关系,并不重要。

8月13日,一则“珠江上游水源被剧毒铬污染、将危及沿岸数千万人饮水安全”的微博在网络上被大量转发。知名人士发微博称“铬污染已致云南曲靖37位农民中毒身亡”。消息传来,云南曲靖的铬污染便牵动着全国民众的心。而曲靖市政府称,两个月前发生的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未对群众饮用水安全造成影响,也未发现人员伤亡。但铬渣污染仍是盘旋在曲靖当地居民头上的一团乌云,甚至是身处生态环境中任何一人的不安。

8月16日,一条更加心痛的消息传来:有记者在探访云南铬渣污染源头发现,距南盘江只有一条土路之隔的28.84万吨铬渣堆放点附近,有一个兴隆村是当地远近闻名的“死亡村”,据村民说,该村每年至少有6至7人死于癌症。而居住其中患肺癌晚期的王建有依照偏方每天要生吃50多只臭虫来缓解病痛。臭虫能缓解癌症病痛?这存疑的偏方恐怕这只是安慰心理的病急乱投医。

从以上案例,我们看到了工商制度与村社生活之间的剥夺关系。围绕着工厂,产生了一系列衡量指标,产值、利润、税收、信贷等级、市场信誉、甚至我们能一眼看到GDP,而工厂与环境、工厂与住宅地居民之间的关系,完全可以忽视。

另一方面,前有紫金矿业污染的政府“捂”,后有渤海溢油的“瞒”,如今又加了一个云南陆良县“死亡村”。不仅仅都属环境污染,更出奇相似的是,均是隐瞒后经曝光才被公众所知晓。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官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似乎已经成为环境污染事故问题处理的统一模式。不少观点集中点出,作为市场的监管者,地方政府究竟在谋哪些阴暗、见不得光的利益呢?官方的“唱戏”究竟到何时才不再自欺欺人?官方认真、诚恳的反思事故究竟要等到何等的危害后才意识的到?极力的漂白和与信息爆料的差距,只会令公众感到可笑。而百姓生命健康的惨剧,更加凸显社会矛盾的痛楚。而这痛楚,恐怕就不是几只小小臭虫治的了的。

加之,民众的医疗化学知识和环保意识的缺乏,污染警惕、索赔意识不高,缺乏利益表达渠道和话语权的不对等,使得百姓倍受其害。即使民众懂得维护自身权益,要形成村民患癌是否与环境污染有关的证据链,至少需要几十万元的经费,没有人会拿出来。而村民如果与工厂有所冲突,警察会迅速到场排除。环保部门的监测,也会证明企业排放均符合标准。因此,村民的离开甚至比逃离更加无奈,他们是被工厂、权力联手逐出了故土。纵使真的做出赔偿,恐怕也是杯水车薪。这不能不引人深思。

有评论道,“要么忍受,要么滚蛋”,这不是逐客令,而是后来者驱逐土地的主人。也许,该出重拳了,如今到了好好整治官场行为陋习、加强信息沟通和相关常识宣贯的时间了。可是我们在这里慷慨激昂的陈词,有力量吗?又有作用吗?

嘉峪关定制西服

廉江订制工服

迁安职业装设计

日照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