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圆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圆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民币国际化提速多政策力促人民币结算业务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8:16 阅读: 来源:电圆锯厂家

人民币国际化提速:多政策力促人民币结算业务

2011年10月,央行正式公布《外商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管理办法》  随着世界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增加,中国金融市场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将如何相互激荡?人民币又该以何种路径和节奏更好地走出国门?  人民币国际化加速  今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不断提速。  最新数据显示,2009年7月,上海市和广东省广州、深圳、珠海及东莞等地先行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整个跨境贸易结算量累计已超过2万亿元,其中货物贸易结算量1.6万亿元,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结算量4500多亿元。  从业务范围扩展至服务贸易和其他经常项目人民币结算,到跨境人民币结算推广至全国,再到商务部和央行共同发文“开闸”外商直接投资(FDI)……政策方面已不断“开口”以促进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使得人民币国际化向前迈出一大步。  2011年1月,央行发布了《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明确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地区的银行和企业可开展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试点。  2011年10月,央行正式公布《外商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管理办法》,明确境外企业和经济组织或个人以人民币来华投资在遵守中国外商直接投资相关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可以直接向银行申请办理人民币结算业务。  此外,去年8月,央行还发文明确允许三类境外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试点,即香港、澳门地区人民币业务清算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境外参加银行和境外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均可申请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进行投资。  同时,人民币被纳入境外央行和货币当局外汇储备也逐步展开。肯尼亚《民族报》10月21日报道,肯尼亚政府表示有意将人民币纳入本国外汇储备,以保持肯尼亚先令对世界主要货币的稳定。  “好消息,这是特别有实质意义的国际化进程。”国际金融问题专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赵庆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除了香港,一些传统的友好国家完全可以作为突破口,增加在贸易结算、投资、外储等领域的使用。  此前,尼日利亚央行行长9月初曾在北京宣布,尼日利亚已决定将人民币纳入该国央行的外汇储备,并计划将外储的5%~10%转化为人民币资产。尼日利亚外储规模约为320亿~360亿美元,目前美元资产占比约为79%。  目前,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央行和货币当局已经将人民币列为官方储备货币。此外,从2008年底以来,与中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已经超过十个,人民币在周边国家广泛流通,并在部分发达国家实行有限度自由兑换。  推动人民币市场化“正逢其时”  在一些专家看来,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到了需要稳步开放资本项目的时候。  事实上,资本项目下人民币结算试点正在逐步探索。根据央行最新披露的数据,今年1~9月,中国各地区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结算逾108亿元,自试点以来累计结算243亿元;而10月份正式出台FDI相关政策,则意味着除外商投资股东贷款、三类机构进银行间债券市场等渠道外,离岸人民币资金又增加一个回流渠道,自试点以来累计结算金额超过608亿元。  “人民币市场化下一步应该逐步放开资本项目,而现在正是好时机。”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院长、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瑞穗金融集团教授王江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应该抓住当前时机,在国际货币市场信心受到影响的时候,人民币要加快走向市场化;待资本市场逐步开放之后,人民币市场化加速,国际化则将会自然推进。  王江表示,现在应该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采取一些创新措施逐步开放资本项目,这既有利于缓解政治压力,也有利于提高国内资本市场有效性。“中国应该开放一些资本项目,比如允许家庭、机构投资者将一部分资产投资到国外去。”他说。  路径选择  人民币国际化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是:海外要有人民币及人民币流动性,但目前境外市场人民币规模仍只占境内人民币存款很少份额。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殷剑锋看来,“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模式需要一定改进,人民币国际化初始阶段应该通过资本输出、建立以本国企业为主导的跨国产业链,而目前中国的此类直接投资显然才刚刚开始。”  殷剑锋表示,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选择应为:一是实体经济的改革开放,二是金融部门改革,三是利率市场化和汇率机制改革,四才是资本项目(主要是短期证券投资项目)的开放。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近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根据历史经验,风险最小的路径选择应该是:先理顺国内价格市场化改革,再推进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继而推进金融市场开放,提高金融创新能力,最后把人民币推向国际舞台。”  孙立坚还说,“在目前国内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尚未完成的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的各个步骤都应该先考虑条件是否成熟,不能一下子跳到最后一步。”  当下难点与策略  日元国际化的教训之一,即是“未改革先开放”,从而造成离岸市场和在岸市场的“再贷款”游戏;教训之二则是没有通过直接投资,构建以日本跨国企业为主导的全球产业链。  上海交通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潘英丽认为,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四个难点包括:一是如何促进贸易形态从垂直分工走向水平分工,二是中资金融机构和企业的国际化经营相对滞后,三是需要资本账户开放与合适的汇率制度,考虑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四是如何参与并推进亚洲货币合作。  潘英丽指出,在短期内资本账户无法完全可兑换、国内金融体系脆弱以及年出口导向仍有惯性的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需要调整思路和着力点,从“贸易项下流出、资本项下回流”到“资本项下输出、贸易项下回流”。  潘英丽认为,资本市场则从人民币国际债券市场做起,人民币银团贷款,允许新兴国家政府在内地和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积累人民币对外债权,以促进资源等商品的人民币计价。官方层面,各国积累人民币储备的央行可以进入内地金融市场、对各国政府的援助贷款;此外,从小QFII等各类境外人民币投资基金做起,间接开放内地资本市场。  潘英丽提出的“资本输出+商品输出”推进策略包括,从满足实体经济活动的内在需要做起:贸易融资、对外直接投资、对外PE投资,再促进本币结算、计价和支付;从商业银行人民币存贷款和相关服务做起,推进中资银行国际化。

石家庄妇科医院

男性睾丸痛怎么治

梁溪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