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圆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圆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傅成玉建议国家将下岗职工基本生活纳入保障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9:39 阅读: 来源:电圆锯厂家

傅成玉:建议国家将下岗职工基本生活纳入保障

全国政协委员,中石化集团董事长傅成玉今天参加了中国广播网的节目,在直播中他表示,在中石化上一轮改革中,有2800多万员工下岗,到目前为止还有一大部分员工还没有找到很好的就业,他们生活很困难。  傅成玉称,从中海油来到中石化特别不适应的一点是,企业居然还有维稳办。一来中石化就天天有报告说这块堵路了,那上访了,那又把工厂围上了。为什么?就是说这些人得有需求,后来到我们一年三次机关总部被围的一个油田,是河南油田,我们去了以后就说我就和这些意见领袖上访专业户来座谈,我要听他们的意见。找了三四十个代表又开了两个分会场,听下来我觉得我们过去被协议解除合同的这些人,他们没有过分要求,也没有过分语言,他们在十多年前协议解除合同的时候我们也算买断,关于工龄、职务给了8-11万块钱。但是13年过去了,这个钱按我们现在一般一个人一个月3000块的工资三年就没了,可是十多年过去了,另外我刚才说我们的这些企业不依托大城市,没有就业基础,那么他们生活很难,在十多年前他们买断以后退休之前的保险、社保、医疗保险要自己交。  最后我就说了两段意思,第一我非常感谢大家,因为我是准备来挨骂的,甚至你都不让我走的,大家没有提过分要求,没有说过分的话。第二我确实感到是政策要改了。但是政策改你们不要跑了,我替你们上访,因为改政策这是我组织职能,中央让我在这来改善和保障民生,这一块我没做好,这是我们的责任,所以这一块我们回来给地方政府,给我们的中央政府几个部委,我们最后大家都觉得这是民生问题,企业的稳定问题主要是民生问题,所以第一步先把他们的要交的保险费我企业来给交,但是交了这个就是说八九百块钱留在手里没交掉,可是他生活还是不行,他们的住房,上万户的家庭,小的28平方,大的50平方几代人住在一起,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给解决,所以我们在跟地方政府谈和中央部政府有关部门谈都得到了支持,所以这一块我们建议下一步基本生活纳入国家的。  以下是文字实录:  [傅成玉]应该说我准备了五个提案,在国家部委的领导人到我们小组去听意见的时候我们把这些都反映了,总的来说是两类:一类是我们关于如何转变发展方式,实现绿色低碳发展,特别是有一些关于和环境问题的提案,比如说加大地热的开发,提供更多的清洁能源、节约资源方面。第二类是关于民生,因为作为政协委员,我们不仅仅要从行业角度看问题,更要从全国的角度看问题,从人民的角度看问题。所以这一类的提案基本上包括了两个,一个是如何通过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的发展,让人们能够更加分享央企改革发展的成果,这就是在央企的资本效益分红这一块,要加大对公益的支持。再有就是我们上市公司的股份应该划一部分由我们社保基金来持有,通过国有企业的发展让全国人民能够更大的享受这一部分成果,所以提了这方面的建议。另一方面就是关系到民生的问题,就是我们上一轮改革有2800多万员工下岗,到目前为止还有一大部分员工还没有找到很好的就业,他们生活很困难。那么光中石化在这方面说下岗分流,然后再加上改制分流,通过协议买断我们整个有42万人,其中就是协议买断有30万人,一部分特别是我们石油原来的老石油企业,他们在边远地区的矿区,不依托城市就业非常难,所以还有很大一部分人生活处在没有基本保障的状态,所以我们把这一块也作为一个提案提上来。

[主持人]作为一个能源行业企业的代表,您提出环保方面的提案本身也是自我加压了,给自己带来更多的责任和压力。您刚才说到提案几个方面除了刚才方军关注的环保,还有涉及到国企改革,我还注意关注到改善和提高弱势群体,而且据我的了解,您尤其这个当时说的特别多,说了40多分钟,那么改善弱势群体的这个待遇具体有一些什么建议吗?我们怎么去改善它?  [傅成玉]我得先讲个小故事,这个故事是从我切身体验来的,我原来在中海油的时候,中海油相对它的历史短一些,因为是改革开放成立的,一下子就融入到国际体系当中去了,相对的包袱比较小。像中石化这样的老国企,经过上一轮的改革,我刚才讲我们有42万人有的叫做协议解除再加上分离办社会,我离开这以后最大的不适应是什么呢?说企业还有维稳办。原来中海油没有。一年写几封告状信我都觉得已经很多了,但是这我一来就天天有报告说这块堵路了,那上访了,那又把工厂围上了。为什么?就是说这些人得有需求,有需求后来我们说我们要走下去,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到我们一年三次机关总部被围的一个油田,是河南油田,我们去了以后就说我就和这些意见领袖上访专业户来座谈,我要听他们的意见。找了三四十个代表又开了两个分会场,听下来我觉得我们过去被协议解除合同的这些人,他们没有过分要求,也没有过分语言,我还给大家报告我去之前我们很多领导告诉我你别去了,说你去怕你没有回头路,你要答应人家你政策不允许,你不答应群众不让你走。我想不行,我还得要听,所以去了。我非常感动在那他们没有说过头话,也没有提过分要求,就是一个基本生活,为什么,我给大家这块也顺便报告一下。他们在十多年前协议解除合同的时候我们也算买断,关于工龄、职务给了8-11万块钱。但是13年过去了,这个钱按我们现在一般一个人一个月3000块的工资三年就没了,可是十多年过去了,另外我刚才说我们的这些企业不依托大城市,没有就业基础,那么他们生活很难,在十多年前他们买断以后退休之前的保险、社保、医疗保险要自己交。  [方军]理论上是不是可以认为这部分人在当年买断了以后,中石化可以不管?  [傅成玉]可以不管,法律上没有关系了。  [主持人]但是十几年之后他们又遇到了切实的生活困难,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傅成玉]最后我就说了两段意思,第一我非常感谢大家,因为我是准备来挨骂的,甚至你都不让我走的,大家没有提过分要求,没有说过分的话。第二我确实感到是政策要改了。但是政策改你们不要跑了,我替你们上访,因为改政策这是我组织职能,中央让我在这来改善和保障民生,这一块我没做好,这是我们的责任,所以这一块我们回来给地方政府,给我们的中央政府几个部委,我们最后大家都觉得这是民生问题,企业的稳定问题主要是民生问题,所以第一步先把他们的要交的保险费我企业来给交,但是交了这个就是说八九百块钱留在手里没交掉,可是他生活还是不行,他们的住房,上万户的家庭,小的28平方,大的50平方几代人住在一起,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给解决,所以我们在跟地方政府谈和中央部政府有关部门谈都得到了支持,所以这一块我们建议下一步基本生活纳入国家的。  [方军]中石化有钱大家是知道的,这次中石化的人解决了,那么大家说我们同样原来国企改革还有更加庞大的这样的群体怎么办?  [傅成玉]所以第一我先解释一下,不是中石化解决了,我们只解决了一部分,他该交那部分钱他不交了,但是这个解决也不是像大家想象的,我有钱就可以花。在管理上,中央对我们的要求是非常严的,是有钱不一定允许你花,所以我这块申请了几个部委的同意可以做这件事。第二,全国放开来看,我们这一部分人基本生活还处在比较低的水平,所以这次提案不是解决一少部分人,而是今天发展了,我们不能把过去支持了我们企业改革发展的这部分人忘掉,我们不能把这部分的成本完全让他们来承担。从国家也好,企业也好我们应该想个办法让他们跟我们同样享受改革发展的成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