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圆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圆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要建26公里空港高速铁路日德展开激烈竞争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16:40 阅读: 来源:电圆锯厂家

北京要建26公里空港高速铁路 日德展开激烈竞争

北京从东直门到首都机场要建一条轨道交通线的方案几乎已经确定,但究竟采用何种技术目前还没有定论,尽管这个只有26公里的项目还在论证阶段,但是日本和德国两家公司却已经开始了激烈的竞争,究竟谁能得到这块诱人的蛋糕,在这一项目没有确定之前两家公司谁都不言放弃。

日本公司志在必得。他们相信这块蛋糕一定能分到,而且不管分到多少,都是一次很大的胜利。

上海磁悬浮铁路的正式运营让日本人改变了想法,他们也想有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磁悬浮技术。从东直门到首都机场距离只有26公里,而德国的磁悬浮列车时速为430公里,显然并不适合,且造价太高,这更让日本人相信自己成功的把握。

与德国磁悬浮技术竞争的是日本伊藤忠公司,他们的技术是一种叫做HSST的成熟的中低速磁悬浮技术,它适用于城市内部之间,且造价较低。在伊藤忠公司的方案中,HSST将采用四节车厢,预计每班次的运载量为600——800人,从东直门到机场的运行时间是7分钟。

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社长在拜会北京市长时曾为自己获得空港高速铁路的开发权进行游说,着力表明日本的亚高速磁悬浮技术符合北京提出的2008年“绿色奥运”的精神。

其实,伊藤忠公司推销的HSST技术最早由日本航空公司独有,后来卖给了名古屋铁道公司,名古屋铁道公司和伊藤忠公司共同成立了HSST开发公司,同时将技术的海外独家开发权给了伊藤忠公司。

让伊藤忠公司志在必得的另一个原因是它的“亲华形象”。此前,中国民众强烈的反日情绪使日本在京沪高速铁路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而伊藤忠公司是一家民间企业,并有着与中国友好合作的记录,并且背后还有三井和三菱集团做强大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伊藤忠公司认为这是一次最好的组合,即使不能得到项目的全部,北京也会选择日本来提供机器设备。他们相信这块空港高速路的蛋糕一定能分到,但是不管分到多少,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很大的胜利。

德国公司另辟溪径。他们计划把首都机场和天津机场连接起来,而东直门站成为支线项目。

对于距离只有26公里的空港高速铁路,德国的蒂森克虏伯公司自知希望不大,他们另辟溪径,和天津有关方面接洽,把首都机场和天津机场连接起来,而东直门站成了他们的支线项目。早在去年,就有经济学家提出大北京的设想,把天津机场建成北京的第二机场,而连接两个机场之间137公里的路将采用何种技术就成了人们争论的焦点。

兴建京津高速铁路的目的是缓解北京2008年奥运会期间的交通紧张状况。

9月20日,北京和天津两地的交通和城建专家与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的人士一起论证了在北京和天津两地之间兴建磁悬浮铁路的可能性。有专家认为,北京和天津同属于一个航空领域,机场之间的距离为137公里,把天津机场作为北京的第二个机场也理所应当。奥运会期间,将有大批的旅客涌进北京,北京机场将无法适应大量的客流,建第二个首都机场势在必行,而当前最经济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利用天津的机场,发挥天津机场的作用,而在北京机场和天津机场之间建磁悬浮列车是连接两个机场的最佳选择。据估算,京津机场间建磁悬浮的费用在1千亿元左右,而京津机场间是否采用德国的磁悬浮技术也将决定德国的磁悬浮铁路在中国的未来。

电缆触头烧毁事件问题不小,有专家认为,磁悬浮在中国水土不服

上海磁悬浮列车发生的电缆触头烧毁事件,对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是致命的打击,也给了那些反对采用磁悬浮技术的人士一个有利的例证。在此期间,日本媒体曾作出“磁悬浮除了电缆触头烧毁外,还有其他问题,噪音比指标高出5分贝,已有螺丝发生锈蚀,中方要求全部更换线路”的报道。

而对于磁悬浮的电缆触头烧毁事件,上海磁悬浮交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部经理许巨川表示:电缆通常寿命是35年,触头烧毁后将缩短寿命,目前的确需要更换,但是,电缆的更换要逐步进行,而不是一次性更换完毕。更换事宜由德方承担,按照正常供货合同费用由德方承担。但具体费用他不愿意透露。上海同济大学的一位教授则认为电缆触头烧毁事件“问题不小,磁悬浮在中国水土不服”。

实际上,为磁悬浮提供技术的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也忧心忡忡,公司发言人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对磁悬浮的看法已经发生变化,公司雄心勃勃的计划可能因为中国的态度而受到挫折,担心公司无法获得任何后续合同。”

对于京津高速铁路的项目,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有专门的部门负责,在上海磁悬浮电缆触头烧毁事件发生后,他们一直保持低调,对京津磁悬浮项目闭口不谈。据接近蒂森克虏伯公司的人士透露,德国政府给了蒂森克虏伯公司很大的压力。

京津磁悬浮的论证还要持续很长时间,这个论证对于德国的蒂森克虏伯公司显得颇为关键,在某种程度上,磁悬浮在中国的命运即悬于此。铁道部高速办的人士表示:京津磁悬浮涉及到千亿元以上的投入,一旦出事将无法挽救,必须谨慎,论证时间长很正常。

技术转让埋伏笔。中方不希望在千亿元合同中只是购买者角色。

参与京津高速路的论证使德国看起来略占上风,但是,中国要求转让技术也让他们担心自己在培养一个竞争对手,几年以后,如果世界上任何国家要上磁悬浮项目,中国将和他们一起竞争。在上海的磁悬浮项目中,中国得到了“合同转让的路基工程技术”。德国不希望用20年时间研制的技术拱手相让,在更核心的层面,技术转让谈判将困难重重。中方不希望在千亿元的合同中只是购买者的角色,对于技术的不同姿态也将微妙的影响磁悬浮在中国的命运。查阅:已获批28个城市的轨道交通线路规划详解图(更新中)查阅:2012年全国各省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概览(更新中)查阅:城市轨道交通中标企业

美女图片大全

美女裸体照

美女裸体照片

相关阅读